您的位置 : 水云居小说网 > 小说库 > 言情 > 锦娇

更新时间:2019-11-08 14:00:29

锦娇 已完结

锦娇

来源:落初文学 作者:茗芷 分类:言情 主角:安锦云秦朔

完整版小说《锦娇》由茗芷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安锦云秦朔,书中主要讲述了:【重生甜文】嚣张跋扈、恶名在外的三皇子妃安锦云薨逝啦,曾经被她欺负过的人纷纷喜大普奔。安锦云的魂魄在灵堂停留了六日,受尽各种辱骂奚落,心灰意冷准备投胎去。第七日的时候,一黑甲青年满身寒霜,手染鲜血来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锦娇 014 实在不像个聪明人 免费试读

安锦云提前了半个时辰等在院子中,润甫先生来的一刻不差,瞧见安锦云乖乖等着显然是有些意外的。

本来说是叫润甫先生住在伯府中方便教导的,只不过润甫先生还有别的事,遂三日来一次。

安锦云上前行礼:“请先生安。”

润甫先生年过四十,穿一身干净的青蓝长衫,颔首回礼。

两人落座,润甫先生身边的小厮将先生的琴拿出来摆在对面。

“上次教的那首曲子六小姐可学会了?”

润甫先生语气平平,仔细辨别的话能听出其中的随性和敷衍

安锦云知道对方这句话只是例行公事,毕竟自己从来没有叫对方满意过。

她倒是想争气一次说自己会了,可是她根本不知道润甫先生之前给她留的是哪首曲子。

“学生愚钝,还请先生再教一遍。”

润甫眼中露出嘲意:“六小姐若是不愿意学,某可以向伯爷…”

“学生愿意的,”安锦云连忙硬着头皮抢道,努力放低姿态:“先生别生气,烦请先生再弹一遍,这次学生一定能学会。”

亦书在后面暗暗吃惊,要知道按照安锦云以前的脾气早就和人呛起来了,哪里还会这般好言好语的道歉。

润甫骨节分明的手指动了动,实在是不想在这个六小姐身上浪费时间。

这么多次了,对方一点尊师重道都不懂得也就算了,在他手下学了这么久琴艺还没有他新收的小童高。

他缓缓叹了口气,严肃道:“我只弹一次,若是你还是什么都不会,某之后就不来了。”

纪家那边后面再去交代,反正现在他是真的不想再教一个根本不想学的人了。

“先生请。”

润甫双手放在琴弦上,低沉舒畅的曲调从他手下缓缓流淌出来。

起调略有些沉郁顿挫,闷闷的压在人的心上,周围空气好似不流通了一般,安锦云跟着曲子心上一沉。

随着时间推移,润甫先生指尖在琴弦上不断翻飞,曲调愈来愈激昂,仿佛是沙场上的将士到了最后一刻的破釜沉舟。

安锦云仔细记着对面男子复杂的指法,暗中在自己的琴弦上虚按着。

原来润甫先生上次给她留的曲子是《赤云飞烟》

安锦云心里有了底,这支曲子对她如今是简单的了。

同时又暗暗吃惊于对面男子的琴技,她之前还自信自己学了对方十之八九,如今看来自己实在是太过自大,学了十之一二差不多。

“六小姐可看懂了?”润甫停下手来就看到对面的小姑娘似乎在走神的样子,淡漠出声。

安锦云抿了抿唇,将手搭在琴弦上开始弹奏《赤云飞烟》

她故意弹错了两处,免得和自己之前差的太多引起润甫先生的怀疑。

瑶琴只不过是略懂一些,能听出个好坏罢了,润甫先生却是这方面的大家,安锦云水准如何他心里是再清楚不过的,一个人短短几天就算进步也不可能像换个人似的。

安锦云的曲风比之润甫先生很明显带着自己独有的骄矜和稚嫩,没有对方表现的那样开阔。

润甫边听着,脸上的神情愈来愈认真。

他的指尖轻轻跟着虚点,心里不断琢磨着,看向对面的小姑娘。

确实是承袭了他的风格没错,但是方才弹得已经称得上纯熟了,而且那两处错误很明显是故意错的,因为对方神情自若,很明显游刃有余。

“请先生指点。”

润甫看着安锦云那双黑白分明,水润通透的眸子,最终道:“弹得尚可,倒也没有什么特别需要指导的地方。”

他将安锦云弹错的两处示范给对方看,接着没有再提之前的事情开始了今日的课程。

安锦云暗暗松了口气,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混过去了。

刘妈妈都快气死了,不断地将手底下的丫鬟使唤过来使唤过去,弄得大家颇有怨言。

两个小丫鬟在暖房中一边给花培土一边悄声咬耳朵。

“刘妈妈今天是怎么了啊,我这胳膊都累得快抬不起来了。”

双丫髻瞥了一眼那边坐着闭目养神的刘妈妈,凑近圆脸丫鬟:“你还没听说吗?昨日刘妈妈被六小姐叫去烟柳院,老夫人当着所有人的面下了她的面子,她心里不舒服拿咱们出气呢!”

圆脸丫鬟抱怨道:“她本来就总是将事情推给我们做,自己却躲在那儿偷懒,等到领赏的时候倒先凑上去了。”

“谁说不是呢,”双丫髻撇了撇嘴:“真希望六小姐将她早点赶出府去。”

“六小姐才不管这些事呢,”圆脸丫鬟可惜的叹了口气:“我看六小姐也是个可怜的,娘亲去的那样早,听说已故的大夫人性子温柔,若是大夫人管家…”

“那边两个说什么呢?—”刘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看向正在说话的两个丫鬟。

她快步走过来,狠狠瞪着两人,肥胖的身子上的肉随着说话一抖一抖的:“快点干活!小心我将你们卖给人牙子去!”

两个丫鬟连忙分开,将头低下再不敢多言。

“刘妈妈,你在这儿呢。”

刘妈妈抬头看向来人,脸上立刻带了谄媚的笑:“木槿姑娘,什么事情您叫小丫头过来跑一趟就是了,这地方闷得很。”

木槿头上戴着时兴的珠花,作态气度就和常年干粗活的丫鬟不一样。

她神色淡淡,显然也不愿意亲自来这样的地方,想到四小姐交代给自己的事情,这才懒懒开口。

“四小姐有件事情要刘妈妈帮忙,若是办好了,四小姐便让二夫人给刘妈妈谋个别的好差事。”

刘妈妈眼前一亮:“给四小姐办事那不是奴婢应该的么,奴婢不敢多求些什么。”

木槿蹙了眉心没接茬,这刘妈妈实在不像个聪明人,对金钱和权利的渴求太大,太容易叫人抓住把柄了。

“刘妈妈随我出来。”

两人出了暖房说了几句话,刘妈妈信誓旦旦拍了拍自己鼓囊囊的胸口,嘴里吐沫星子乱飞:“木槿姑娘回去后叫四小姐放心吧,老婆子这点事情还是办的妥当!上次那件事情我看得分明,就是那六小姐故意给我老婆子使绊子!”

木槿点点头,离开之后面无表情的拿帕子将脸上的口水擦了擦。

这刘妈妈说话像降雨一样,六小姐被惦记上可得不了好。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