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水云居小说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将军的灭火小娇妻

更新时间:2019-11-09 12:18:35

将军的灭火小娇妻 已完结

将军的灭火小娇妻

来源:新云栖 作者:微微清风 分类:穿越 主角:苏映岚晏殊

小说主角是苏映岚晏殊的小说叫做《将军的灭火小娇妻》,本小说的作者是微微清风写的一本穿越时空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作为消防战士的陈寂在一次救火事故中意外丧生。等陈寂睁眼时却发现自己穿越了,穿越就穿越吧,人家穿的是千金大小姐,自己却穿了个将军府最不受宠的将军夫人。还没缓过神的陈寂就被晏殊拉倒雪地一阵鞭刑伺候,紧接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将军的灭火小娇妻 自证清白 免费试读

前去拿账簿的下人走了上来。

晏殊觉得疑惑,他看向苏映岚,“你方才也说,这账簿他可以作伪,你让人去查找账簿又有何用?”

苏映岚点点头,也不回答晏殊的疑惑,只是又问王管事,“你昨日在回事处待了多久?”

王管事皱了皱眉,“大抵......一盏茶的功夫罢。”

苏映岚冷笑,“只是记几盆火炉便需要这么久的时间?”

王管事狡辩道:“夫人不知,小的不止是要记火炉的盆数,还要将昨日账簿对一遍账,确保没有遗漏。”

苏映岚嗯了一声,也听不出什么情绪,只是她翻开账簿,整间屋子都静默了下去。

窸窣翻页声,突然她‘嗯’的一声,众人心绪被牵扯进去。

晏殊也是疑惑至极,伸着头想看个明白,没成想正好和苏映岚四目相对。

......他从前便知道苏映岚是好看的,犹如一株艳丽的海棠,可是他不喜欢这样的分外妖娆的容颜,况且苏映岚总是烦着自己,他便更加厌烦了,说喜欢便更是提不上来。

可是这一双眸子却不同她的容颜,清澈干净,像是澄澈透亮的湖,让人一瞧就觉得心中平静。

“将军。”廉姨声音轻轻传来。

晏殊摇了摇头,将驳杂的心绪尽抛脑后,“何事?”

廉姨娘脸上神情有些难看,像是察觉了什么似的,勉力一笑,“夫人叫您呢。”

晏殊这才发觉自己方才看苏映岚出了神,他咳嗽一声,对苏映岚道:“怎么了?”

苏映岚举着账簿道:“还请将军,父亲仔细对一下账簿,这个火折子数量少了两个,还有做菜用的麻油少了几两。”

此言一出,王管事面色如土,全身犹如抖筛子。

廉姨娘悄然捏紧绣帕,紧紧盯着苏映岚......往常连账目都不懂,如今还能查出巨细?

晏殊细细看了账簿,又见王管事做贼心虚的模样岂是不知事情来龙去脉?他将账簿掷于王管事脚下,狠厉出声,“你可知罪?”

王管事还未得出声,身旁的廉姨娘站了出来,声泪俱下,“你怎可如此做?夫人到底做了什么让你下此种狠心?”

苏维风长眸微睐,脸上蕴起几分讽刺笑意,“没规没矩的,我,将军和将军夫人都还未开口,岂容得你这个姨娘说话的?”

廉姨娘如同吃了死苍蝇一般的脸色,却还是强撑笑意道:“回丞相大人的话,妾身这也是替夫人抱不平。”

有丞相坐镇,白檀也不畏畏缩缩了,且现下她们是受害一方,更是不怕,所以听到廉姨娘此番话语,便道:“姨娘您要是真替夫人打抱不平,昨日不替夫人辩解,反倒偏信下人,还恰巧不适,让本该昨日查清的事情拖延至今日,廉姨娘您当真是为夫人着想。”

一旁的丞相倒不说轮不到白檀说话了,明显的偏帮,但人家是丞相,奈何不得。

廉姨娘咬了咬唇,终是住了嘴,只是紧盯着王管事给以警告。

这王管事倒不知为何,惯是小人模样,却愣是不吐出廉姨娘,只是叩头道:“将军,是小的放火烧屋子,可是小的也只是因为替廉姨娘不值,这才有了杀心。”

“替廉姨娘不值?”苏维风出声肃问。

王管事顺应着说了下来,“丞相可还记得方才廉姨娘说的话,就在这前几日,廉姨娘被夫人撞得没了孩子.......廉姨娘心善,一直照顾着小的,之前小的母亲重病,也是廉姨娘出钱帮的小的。但对比夫人,动辄便打骂我们这些奴才,平素只知开源不知节流,生活过得极为奢侈,夫人被将军免去了中馈职务,一直对廉姨娘怀恨在心........小的只是一时气不过,这才动了这样的念头。”

廉姨娘捶胸顿足,十分痛心,“你怎可如此糊涂?夫人再有不是,你也不能这样做。”

“是小的的错,姨娘莫要因此自责。”王管事抹了抹泪,大义凛然地望向晏殊,“还请将军责罚。”

苏维风坐在椅子上,冷笑一声,“你谋害将军夫人,你还有理了?”他看向晏殊,“我听闻将军的军队作风严以律己,尊卑有制,怎将军府上出了这么一个黑白颠倒的下人?”

晏殊也是懊恼得厉害,脸上几乎挂不住了,“你就算再不满夫人,那也轮不到你一个下人来定论,来人.......”

“将军,”苏映岚走上前,打断了晏殊的话,“可否再让我问王管事几句?”

晏殊看着苏映岚平静的笑容,想起自己昨日那般的武断,脑子轰轰的,脸也有些发热起来......自己还常常叫人莫要挟门户而己见,但他自己都做不到。

想到这里,晏殊生出些愧疚的心情,点了点随她去了。

苏映岚不知晏殊心绪百转千回,得了晏殊首肯后,看向王管事,出声责备,“你说我苛待你,我如何苛待?又说我生活奢靡,但你不妨瞧瞧这廉姨娘浑身衣料,再对比一下我的,再则,我房里那些东西皆是当初十里红妆丞相府出的,什么事,我用你家的了?吃你家大米了?我这人向来赏罚分明,被我责罚的奴才定是有做的不对才责罚,你们做错了事我还不责罚,那我请你们过来是干什么?当尊神供奉?”

一席话简单又直白,苏映岚舒了一口气,觉得身心通畅。

王管事怒指她,“将军,您看看,夫人就是这般混不讲理,夫人因嫉妒陷害廉姨娘.......”

苏映岚却突然平静了下来,语气轻轻的,像是羽毛般掠过众人的耳,“王管事与廉姨娘关系当真亲厚。”

廉姨娘神情剧变,“夫人,还请您将这话说得明白了,王管事不过是因为妾身对有恩,见我因夫人没了孩子这才不忿做出此事。”

说完,廉姨娘跪了下来,“还望将军看在妾身的份上,饶过王管事一命。”

苏维风将茶重重放在桌子上,溅起一桌的水,“荒唐!这人差点害死丞相嫡女,将军夫人,并且丝毫不知悔改,你是什么身份,竟求着饶他一命?这事便是上禀圣上也是一样的死罪难逃!”

“父亲何必同这样的人生气?”苏映岚浅浅开口,“他们左不过是觉得我残害姨娘肚子里的孩子,便应该以命抵命罢了。”

苏维风冷哼一声,“从未听得府中长子不是嫡出之事,这姨娘便是留下孩子也是见不了光的。”

晏殊不动声色地攥紧拳头。

苏映岚也觉苏维风这话过了,但苏维风行事便是守旧,格外遵循礼制,故而一直觉得家中长子只能有正妻所生。

廉姨娘碍于丞相之威不敢说话,只跪在一旁垂首默默落泪,一副雨打梨花深闭门的模样,烙在晏殊胸上,异常滚烫。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