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水云居小说网 > 小说库 > 穿越 > 满园花开之农家好女

更新时间:2019-11-11 12:31:24

满园花开之农家好女 已完结

满园花开之农家好女

来源:落初文学 作者:朝儿思 分类:穿越 主角:苏沐颜容锦夜

《满园花开之农家好女》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穿越古代小说,作者是朝儿思,小说主角是苏沐颜容锦夜,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她奈何一遭穿越穿到土财主家的独女身上,原主是皇后唯一的嫡女,但她被后妃谋害,流落宫外。如果不是被地主夫妻所救,她早就死翘翘了。穿越后她发现上天厚待给了她灵泉空间,于是她致力于发家致富,培养势力去报仇,...展开

本书标签: 仙侠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满园花开之农家好女 主角:苏沐颜容锦夜 08 免费试读

苏沐颜扬唇微笑,不动声色。

这两个人她有些印象,一个是刑部尚书的儿子叫李泰,另一个是礼部尚书的儿子叫宋问,都是和璃王玩得比较好的纨绔子弟。

容锦承微微皱着眉,“原来三哥还有其他客人,即是如此那我就不打扰了—”

“哎—”璃王眼疾手快一把拉住想要离开的容锦承,“五弟你可不能走,哪里还有什么其他客人,这两个都是我的朋友,一起叫过来给五弟热闹热闹的,你要是不自在我马上叫他们走!”

“那倒不必。”容锦承眉头皱了一下又松开,随即自己落了座。

他和容锦璃不一样,素来不喜欢和这些纨绔子弟玩在一起,但是真这么把人轰走未免也太不给刑部尚书和礼部尚书面子了,把人得罪得太彻底对自己也没什么好处。

苏沐颜一看容锦承坐了,自己也不等人招呼二话不说也拉了张椅子坐了下去,抄起筷子盯着满桌的美食两眼放光!

她没有察觉到,她落座的同时已经有几双目光同时盯着她,都是一脸不敢置信。

这张圆桌坐八个人都不会挤,他们现在六个人已经有两张相邻的位子被占,容锦承挑了李泰旁边的位子,左手边的位子空着,而苏沐颜…

看也不看,直接拉开了离她最近的椅子,坐到了宋问旁边,和容锦承直接隔开了两个人。

一向削尖了脑袋往靖王身边钻的苏沐颜居然…变性了?

“这个水晶蒸饺不错,刚端上来的还热腾着呢,郡主尝尝?”左手边的宋问是个非常有眼力劲的人,一见苏沐颜那架势立刻主动招呼了起来,把自己面前的一个小笼屉挪动了苏沐颜面前。

“谢谢!”苏沐颜不客气地接过笼屉,夹起一只水晶蒸饺塞到嘴里,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咳!”璃王一声咳嗽拉回了众人的思绪,朝苏绫月做了个“请”的手势,“绫月妹妹也坐,没事的你不要挂心集训那边的事情,连五弟自己人都在这里,谁敢议论你的不是?况且绫月妹妹你已经这么出色了,就算不集训也一定能打得那些小喽罗满地找牙!”

苏绫月笑了一下,正想在苏沐颜旁边坐下,谁知突然一道红影闪过,眨眼过后璃王已经挤到了苏沐颜旁边,她只得稍稍往旁边挪了一下,挨着靖王坐下了。

璃王首先举杯,“今日这顿饭是要给五弟接风的,这第一杯酒我敬五弟!”

容锦承举杯回应,“三哥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一会还要去集训,酒我就不喝了。”

李泰立刻大喇喇地开口,“靖王爷多虑了,我和宋兄一会也是要去集训的,我们俩也都陪着靖王爷一起喝!”

宋问也帮腔,“所谓小酌怡情大饮伤身,只是一杯的话应该不会有事的。”

言罢几人先后一仰脖子灌下了一杯,就连苏绫月见状也出于礼仪把自己面前的酒杯喝空了。

容锦承面前的酒杯却仍旧没动,“我今早起来觉得胃不是很舒服,所以…”

璃王忽的面色一冷,笑道,“怎么?我好心为你接风你连杯酒都不肯喝,怕我当众毒死你不成?”

空气瞬间一凝,众人大气不敢出。

璃王和靖王的斗争由来已久,但毕竟那是暗处的事情,明面上大家还是好兄弟,兄友弟恭,和谐得不得了,突然一下把这话摆在明面上讲,真是让人措手不及!

“不,三哥误会了,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容锦承也是慌忙解释,同时握着酒杯的手指已经微微僵硬,目光瞥向某处,“我只是…”

差不多了吧!你玩够了没有!还不快点来帮我把这杯酒喝掉啊!

苏沐颜感到有道强烈的视线不停地朝她逼射而来,实在是太强烈了,弄得她都不好意思装不知道了,只得非常不舍地放下筷子抬头瞄了一眼—

容锦承幽深的目光可怕得像是要!

苏沐颜一个激灵,迅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刚才尽顾着吃了,完全没有留意到你们在说什么,都等我呢吧?真的不好意思啊!”

“苏沐颜你…”容锦承整个人都木了,他对桂花过敏,这酒是桂花酿他根本沾都不能沾,所有人都不知道,但是苏沐颜是一定知道的!

她知道,此刻居然没事人一样把自己的酒喝了还低头吃吃吃?故意想报复自己吗?

苏沐颜突然低呼了一声,“你们怎么都不动筷子?就我一个人吃也太不好意思了吧…”

说着微微低下了头,长睫垂下遮住墨玉一般的眸子,眉眼间那一抹小可怜忽然就一下抓住了人心,令人不由得一阵疼惜。

璃王来不及思考已经忙道,“动筷子!都动筷子!”

李泰和宋问立刻抄起筷子胡乱地夹了菜就往嘴里塞,苏绫月略一犹豫,也往自己碗里夹了个水晶蒸饺,但是没有吃。

容锦承那杯酒的问题就这么被胡乱地糊弄过去了,但是靖王殿下不高兴,很不高兴。

他丝毫没有觉得苏沐颜刚才那一通插科打诨帮他解了围,更觉刚才苏沐颜的举动是将他推向危险边缘的报复,唯自己马首是瞻的苏沐颜居然不听话了?这令他心中一阵烦躁!

“水晶蒸饺没了啊?要不要再给郡主要一笼过来?”宋问眼尖,立马发现苏沐颜面前的笼屉空了。

苏沐颜笑着摇了摇头,“不用了,我想吃点别的。”

“哦,那郡主可以尝尝这个三鲜豆腐,还有这个如意卷也不错,这个玫瑰饼甜而不腻,是临仙楼的招牌点心…”宋问一说起来就滔滔不绝,显然是临仙楼的常客。

隔着一个李泰的容锦承轻咳一声,神色不悦,“不是来给本王接风的吗?怎么都去招待别人了。”

众人愣了一秒,李泰反应最快,抄起桌上的酒壶就忙站了起来,“来来来!靖王爷喝酒!喝酒!”

容锦承那一瞬间的脸拉得比马还长!

苏沐颜差点没忍住就当场笑出声来,对桂花过敏,这酒又刚好是桂花酿,还是临仙楼的桂花酿,没个三五年的都不好意思端出来,这一杯下肚容锦承今天恐怕会死得很难看!

还不止如此,苏沐颜知道容锦承不是怕在众人面前丢脸,而是怕自己的一个致命弱点暴露在人前,尤其是暴露在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璃王面前,很可能会成为对手今后对付自己的一个契机。

其实今天苏沐颜倒也不是故意要让容锦承难堪的,起先她还真的不知道容锦承那么紧张的原因,不过一杯酒下肚记忆里立刻出现了三年前的一幕。

当初苏沐颜为了讨好容锦承特意花了大价钱搞到了江南的金桂献宝似的送到了靖王府,结果容锦承愣是一个多月没出门,对外宣称说是染上了风寒,其实哪里是什么风寒?

苏沐颜低头浅尝了一口桂花酿,掩住唇边的笑意,满口生津~

一顿饭吃了一个多时辰,太阳都已经从东方地平线跳到了头顶挂着,街道不知何时已经人来人往,熙攘非凡。

“哟,有点意思!”忽听得靠着窗口的李泰说了一句,一脸兴味盎然。

“怎么?”璃王立刻被挑起了兴趣,探头朝那个方向眺望了一下,“下面是奴隶市场?怎么聚集了这么多人?”

“嗯,”李泰点点头,摩拳擦掌,“估计是有什么好货色!”

虽然这个世界拥有天能的大多是统治阶级,但也不是绝对,正如永这样的豪门也能生出苏沐颜这种来也一样,寒门也可能会有天能者出现。

所谓的好货色,就是这样拥有天能的奴隶,主人可以用特殊的方法把奴隶身上的能力吸收过来,失去了天能的奴隶当然也会随之成为一具尸体。

这样的做法虽然有些残忍,但是奴隶嘛,谁又会真正去在意这样一群人的死活?

李泰就是一个比较热衷于这种事情的人,此刻已经有些按耐不住。

璃王招呼了一声,“要不…我们也下去凑个热闹?”

容锦承径自起身,“我看还是不必了吧,已经在这里耽误太多时间了—”

“一起去看看吧五弟!”璃王更快一步拦在了他面前,笑盈盈地看着他,“说不定会有什么意外收获呢?”

容锦承略一犹豫,其他几人都已经纷纷起身,璃王干脆拽了容锦承一把,“反正也已经这个时辰了,去看看也不会怎么样,五弟你总是这么不合群可不是好事哦~”

奴隶市场在临仙楼背后的一条街上,刚才李泰的位置刚好就对着这条街,此时果然是人潮涌动,一行六人下来没走几步路就被挤散了。

苏沐颜漫无目的地被人潮推着往前挤,脑子里一团乱七八糟声音。

“主人!这里好热闹好好玩的样子!我们再往前面一点!再前面一点!”

苏沐颜右耳上一颗血红的宝石耳环摇摇晃晃,闪烁着漂亮的色泽,她皱了皱眉,“作为一块活了七百多年的灵石你能不能稍微有点老人家的样子?”

“什么老人家?人家才七百三十一岁,在灵石里还很年轻呢!”耳环跳跃了几下扯得苏沐颜耳垂疼,忙按住了流炎,并暗暗警告,“再乱动我就把你丢出去!”

“主人~~”软软糯糯的声音无限委屈,七百多岁的火舞流炎也跟过好几任主人了,哪一个不是将它视若珍宝?怎么偏这个女人一点风情也不解,自己选主的时候是不是稍微冲动了一点啊…

“好!二十三两银子成交!”不知不觉苏沐颜已经挤到了第一排,台子上的人牙子刚敲定了一笔生意,红光满面地忙活着,和买主交卖身契,收银子,一系列动作利落非常。

苏沐颜看了一眼刚被转手迈出去的奴隶,是个十二三岁的小丫头,倒还有些姿色。

锵锵锵锵—

人牙子突然敲起了罗,“各位!各位!今天的重头戏来了,为了抓这家伙可废了我老大的力气了!”

人牙子说着走到了一个铁笼前,那笼子用黑布罩着,一开始就摆在那里,注意的人已经观察很久了。

苏沐颜看着那笼子,不知怎么的心里生出了很不舒服的感觉。

黑布的一角被抓住,人牙子猛地一扯,高呼一声,“五百两起价!”

黑布掉落,笼子猛地一震!

众人一阵惊慌慌乱逃窜,但仍有躲避不及的被笼子的震地波掀翻在地,狼狈不已!

虽然事出突然,但苏沐颜冷静的头脑却没有受到丝毫波及,震地波袭来的一瞬她轻巧一跳,堪堪避过。

时机、高度,都掌握的相当精准!

同样是在第一排的,其他人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一下子就东倒西歪了一大片,安然无恙站着的苏沐颜一下子就显得特别鹤立鸡群。

“巧合?”璃王细长的狐狸眼微微眯起,眸光闪烁,同时长臂一伸,及时抱住了差点被人撞翻的苏绫月,转头微笑,“绫月妹妹没事吧?”

苏绫月有些恼怒地避开了璃王的视线,闷声道,“我没事!”

像她这样的高手居然差点在这种地方摔倒着实是丢脸的,更丢脸的是连苏沐颜都好好地站着,她怎么能摔倒?

其实苏绫月还是对自己要求太高了,她和苏沐颜毕竟所处的位置不同,台上发生了什么苏沐颜一眼就能看到,但是她处在人群中段,就算再怎么及时反应也避免不了前后左右的人对她的影响。

“没事就好,看来最后的这个奴隶的确很有意思呵…”璃王眼中兴味盎然。

苏沐颜怔怔的抬着头,看到硕大的铁笼子里一团看不清是什么的东西立在那里,勉强可以辨认出依稀的人形,蓬乱打结的头发,脏污难辨的破败衣衫,周身充斥着浓重的血腥气,散发出强大气势莫名地令人胆寒!

“大家不要慌张!这个奴隶只是突然见了光不太习惯哈哈…现在已经没事了!”人牙子手忙脚乱地从地上爬起来,自己刚才都被掀翻出去了,还让别人不要慌。

说着为了证实自己说的话似的,人牙子大着胆子靠近了几步,抬脚粗暴地踹了几下笼子,发出哐哐哐地刺耳声音,“看吧!现在已经没事了没事了—啊!”

一句话没说完笼子又是猛地一震,一声震耳欲聋的剧烈嘶吼破笼而出!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