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水云居小说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琵琶声杳蛊者无忧

更新时间:2019-12-04 13:48:25

琵琶声杳蛊者无忧 连载中

琵琶声杳蛊者无忧

来源:落初文学 作者:糖拌瓦洛佳 分类:言情 主角:杜凌尘宋子耀

小说主角是杜凌尘宋子耀的小说是《琵琶声杳蛊者无忧》,它的作者是糖拌瓦洛佳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本是前朝帝王之家的贵女,却在襁褓中遭人迫害流落民间;师傅本想护她平安此生,不想造化弄人,她偏偏爱上了新朝的皇子。惨遭玩弄和抛弃后,她抱着那巫冥琵琶伺机复仇,发誓要毁了这太平盛世完成复国大业…诶?那个...展开

本书标签: 现代小说 暖婚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琵琶声杳蛊者无忧 十四章 情动 免费试读

皇后杜灵霄可以说是今晚最难受的人了,柳贵嫔起了风热症抱恙告假,是一丁点指不上了;殷祉明去了华曦宫,当时就召了苏顺仪侍寝;更要命的是,殷祉明不知怎么知道了寒冰牢的事情,紧接着就把杜凌尘带出了执法堂,王掌事收着银子又不小心走漏了杜凌尘被关押的,简直要她不知先去收拾那边的摊子好。

“娘娘,这晚膳已经热了许多次—”翠琴瑟瑟地上前,手里捧着一碗酒酿鱼羹。

“滚、给本宫滚得远远地—”杜灵霄正在气头上,转身就把气撒在了可怜的翠琴身上:“只会捧着碗碟唯唯诺诺的,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不知道替本宫分忧。”

“娘娘、娘娘饶命。”翠琴只知道一个劲磕头,她也算是起小跟着杜灵霄的人,却对这位外表温柔可人,内里心狠手辣的主子怕得不行。

“娘娘,奴才已经派人跟到华曦宫了,执法堂那边也早已打点好,梦寒宫那位为什么被关押在寒冰牢,全是王掌事公报私仇,泄私愤的后果。”吴内侍总算是看不下去了,他虽是杜灵霄入宫后才伺候的主子,可吴内侍对杜灵霄的性子却摸得很透:不过是个色厉内荏,空有一副皮囊和手段的雕花摆设罢了,除开殷祉明和皇后之位,从未有过其他的目标。

“着人给本宫看好了,”杜灵霄勉勉强强沉下气:“派人去宁华殿,”她眼珠一转,不知又琢磨了什么坏主意:“去瞧瞧苏顺仪怎么样了,”她冷笑道:“这侍寝头一天就被圣上孤零零丢在一旁,怕是不大好受罢。”

杜灵霄在昭庆宫使坏的时候,华曦宫的气氛也是不大好的,以杜凌尘眼下的身份和身体状况,亲自前去苗山楚地或是抵抗西邑来犯,都是不可能的,这就导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若是按照最坏的打算,那么西邑再乱之时,杜凌尘是否要让出**军的统领权。

杜凌尘简直要疯了,她甚至宁可自己在寒冰牢苟延残喘几日再逮个空子跑出去,这下好了,她一定要在家国安宁和保命稻草之间做一个抉择—按着眼下的境况来看,若是**军的统领权交出,她就由一个令人还忌惮几分的将军成了一名彻头彻尾的阶下囚,生死全由他人定夺;可若是死死把住**军不放,又仿佛她杜凌尘抛开了家国安宁四境平定,是个令人厌恶的懦夫…实在为难。

“不如臣书信一封,送去银虎。”杜凌尘搜肠刮肚地想了好一会,半晌才冒出这句话,坐在外头听音儿的静妃都等得困了。

“怎么,叫完颜朗出兵?”殷祉明一听“银虎”二字就没了好脾气。

“我朝的先锋骑队可都是银虎借来的。”杜凌尘觉着自己好容易想了个万全的法子,不想正是触怒了殷祉明的逆鳞。

“明明手里就有**军—”殷祉明一时气到说不出话:银虎国,又是银虎国,手里把持着**军叫朕去求银虎国出兵,难道不清楚朕为了你和完颜朗的事情和银虎国僵持了好几个月?殷祉明内心碎碎念了不止一万句,看着杜凌尘一副大局为重家国为要的云淡风轻模样,一股无名火窜了上来。

“殷祉明你住手—”静妃突然被一声尖叫吓得一机灵,瞬间清醒了过来,匆匆赶来,却被门口乔内侍一脸复杂的表情制止在了门外,她顿时反应了过来,脸腾地红了【dui,静妃小朋友一定要做温柔清冷不谙世事的plmm】咬着牙在门口转了一圈,灵机一动。

“圣上—”静妃吱呀一声推门,正撞见殷祉明两眼通红地咬住杜凌尘伤痕累累的肩膀【手也是应该在做点什么的咳咳咳】顿时面红耳赤地有些结巴:“圣上,苏妹妹已经送到宁华殿后殿了。”若不是有这么个幸运又倒霉的苏顺仪,这房里的景象简直是无法直视了,静妃想着。

“静妃—”殷祉明脸都要气歪了,原来这个静妃鬼主意真的一点也不必杜凌尘少,当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臣妾恭送圣上—”杜凌尘虚弱地拉好衣服,滚下床榻掩饰着她憋笑憋得难受。

“曹未,随朕回宫,”殷祉明板着脸:“给她找御医,看好了就赶快给朕赶回梦寒宫去。”说罢,他看也不看静妃和杜凌尘,拂袖而去。

宁华殿后殿净月轩。苏顺仪被裹在毯子里,一边瑟瑟发抖一边回忆着刚刚一个宫女跑来告诉她的话。

“圣上去了执法堂,必是要接那梦寒宫的娘娘。”

“圣上和梦寒宫娘娘虽是有几分嫌隙,可前朝着实用人之际,你以为圣上会为了你放弃这个与梦寒宫娘娘重修旧好的机会?”

“顺仪小主啊,这都几时了,圣上还没有来,怕是将您忘了罢。”

“…”

苏顺仪自是越想越失落,越发地心寒了,越是等待,越是难熬,几乎就要不抱希望哭出来了。

“圣上驾到—”远远一声通报竟让她就那么忽略了过去,苏顺仪只顾着难过,全然没有注意到那真龙天子已经快步走进了后殿。

“怎么,以为朕不回来了?”殷祉明一进殿就听见了小声抽噎的哭声。这短短的一句话险些将苏顺仪吓坏,她赶紧从毯子下爬出来谢罪,只着一件薄纱寝衣的身段看起来格外瘦小,惹人怜爱。

“罢了。”殷祉明望着跪在地上的苏顺仪,瘦瘦小小地还是一团孩气的样子,忍不住心生怜悯—恍惚间他仿佛看见伤痕累累的杜凌尘跪在地上乞求他的饶恕。

“替朕更衣罢。”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