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水云居小说网 > 小说库 > 穿越 > 邪王的娇妃

更新时间:2020-02-10 12:35:07

邪王的娇妃 已完结

邪王的娇妃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木鱼金熙 分类:穿越 主角:

主角叫香雪海的小说叫做《邪王的娇妃》,是作者木鱼金熙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当穿越的特种兵御姐木鱼碰上爱自恋的年轻皇上金熙,就是一场鸡飞狗跳的孽缘。她对他的妃子宫女公公进行军事化管理全宫上上下下的人都敬她爱她,她比他这个皇上还威风,他恨死了。他要报仇,他要下药他要让人……可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邪王的娇妃 第4章 野猴子 免费试读

金黄色的四喜丸子,荷叶肉,苦瓜虾仁,蟹黄豆腐,银耳素烩,砂锅白肉,炖得金黄色的汤…见过的,没见过的摆了满满一桌,琳琅满目看得木鱼口水横流。

太后在首位,依次是皇上,挨着皇上坐下的就是淑妃娘娘了,木鱼是挨着太后的右边坐下,正好就对着就是金熙。

他正在练习斗鸡眼儿,淑妃在发呆顺便生闷气,太后一看菜就是眉头一皱,却是什么也没有说,气氛要多怪就多怪,只想着吃也只有她了。

庆公公唱完了菜名笑呵呵地说:“太后娘娘,皇上,菜上齐了,是否还需要些什么?”

“倒也不必了。”

宫女给布菜,木鱼示意她让她夹块炸排骨,她倒是木讷得紧老久都看不出来,倒是太后瞧着了,有些好笑:“木鱼爱吃些什么便自个夹,别生份了。”

她呵呵一笑:“谢谢太后娘娘了。”

不客气地夹了大口吃着,看得太后有些笑意,亲自给木鱼夹了块肉:“喜欢吃就多吃些。”

“野猴子进宫。”

表怀疑,敢在太后面前说这些话的,除了青春期的小孩儿没有第二人选,至于淑妃木鱼觉得她不是吃菜,她是在用眼睛消灭自个盘里的菜,光看就是不吃,这宫里的人个个都是神人啊。

木鱼伸筷子再去夹最后一块炸排骨,还没伸到就瞧着横里一双筷子快速精准地敲过来,那块排骨给劫走了,幼稚的小皇上,居然玩这个,得,他小,她让着他。

又笑眯眯地又转了个地方勺起四喜蒸豆腐:“太后娘娘,这豆腐可真好吃,豆腐可以养颜美白的哦,多吃可以让人青春长驻。不过木鱼觉得皇上还是不宜吃太多油炸的东西,皇上现在还是青春期,吃油炸的东西过多,很容易长出青春痘。”

太后一脸的糊涂:“什么是青春期?”

她嘿嘿一笑,接过拙儿递上来的帕子擦擦手:“所谓的青春期也就是男孩子十五六岁从少年转变成男人的一个时期,这叫青春期,有些人会声音沙哑,长高,长智。”

太后这会明白了,了然地说:“怪不得皇上今年初开春的时候声音就变了,哀家还以为皇上病了,吃下不少药就是不见好。”

小公鸡的脸黑了,哈,木鱼乐了,小脚倏地被什么砸过来,吃痛得让她差点叫出了声音,在部队的训练让她极快的,抬脚就往攻击她的方向狠力一踢,踢到了一只还来不及缩回去的脚。

细观对面的小公鸡,依然不动声色…难道她踢的是太后…瀑布汗,她不要去相信这样的事实,太后这么端庄的一个人,怎么会来踢她呢?淑妃更没有可能了,淑妃离得比较远,现在还在用眼睛认真地吃着汤。

一顿晚膳,吃得不那么的愉快,可总是有它结束的时候。

离开的时候就凭着一双视力超一点五的精利眼睛,看到小公鸡走路不太平衡,奶奶个熊,倒是会装啊,就是他踢她的,想想又笑得眉眼弯弯,他不也吃了个哑巴亏,她的脚劲儿可没有白练。

木鱼倒是不怕小皇上的,因为他比她还小呗,玩心机,玩狠,他能玩得过她幺?以大欺小有时候也是一件很愉悦的事。

而且今天一斗让她对他有了初步的了解,他是个单细胞小皇上。

金熙看着雪白小腿上的乌黑,越发恨得牙痒痒的,拿了药酒还只能偷偷摸摸地自个揉着,痛得让他咬紧了牙。

这个木鱼太可恨了,他得将她赶出宫里去。

想他长这么大,谁敢对他无礼来着,就她这个嫁不出去的老女人。

谁敢还手,还是她?

不行,怎么可以只赶出去,他得想个法子吓得她屁滚尿流的,他不介意给她一条超好的金丝绳,让她再去上吊一次。

想一想各种法子,于是他阴险地笑了,漂亮的小脸笑出酒窝儿象是二朵花一样盛放,染上烛光越发的醉人。

公公在外面轻声地说:“启禀皇上,淑妃娘娘做了些点心差人送过来。”

“扔了。”他俐索地下令。

这会儿送什么点心,不是要去寻死吗?他才不吃她那套。

“是,皇上。”

“等等。”他步了出来:“朱公公,去给朕办些事。”

低声地吩咐了一番又傲气地说:“要是这些事让太后知道,朕就要了你的脑袋。”

朱公公赶紧弯身:“奴才绝不会让人知道。”

“好。”他唇染上邪气的笑意:“去办吧!”转身就欲进房里,朱公公又轻声地问:“皇上,今晚是否不去昭仪宫?”

他摆摆手:“派人过去一声,让李昭仪早些睡罢。”

“是,皇上。”他躬着身退下。

夜色沉沉,没有星星没有月亮,夜风拍打着窗,一阵紧一阵。

一道暗色的影子几乎和夜融为一体,在后宫里穿行着,避过守夜的侍卫到了宫妃所住的楼阁,一个鹞子翻身利落地上了去,冰冷的刀锋划开了窗翻进去,没一会儿女子的尖叫便划破了夜的静谧,只一会儿宫阁里烛火便亮透,守夜的御林军也赶了过来。

李昭仪遭刺,房里浓浓的血腥味,那雪白的锦被上几个洞,以及染上的鲜血是格外的惊心刺目,枕上刺着的匕首似乎还来不及抽出来,只露着乌金色的沉柄是那般的骇人。

太后看着那呈上来的匕首,端庄的神色也变得有些慌乱了起来,照着朱公公所说,如果皇上没有忽然改变主意留在干清宫里休息的话,刺入的就不是枕头,而是皇上的身体。

她压下心中的惊慌镇定地说:“朱公公你传令下去,让御林军统领秦烟加强守护,今天晚上的事得彻查个一清二楚。”

“回太后娘娘,皇上已经吩咐了。”

话才落呢,小皇上就扶着一个弱质的女子进了来,身上轻拢着浅色的轻衣,神色也就得凝重了起来。怀里拢着的女子脸色苍白,手腕上缠着厚厚的纱布,像只受惊的小白兔一样还微微地轻颤,见了太后声音都有些颤抖:“臣妾见过太后。”

“圆圆,可伤得重幺?”太后关切地问。

她怯怯地摇头,泪也滑了下来:“太后娘娘,臣妾只是手腕割破了,可是,臣妾真的好怕啊。”匕首就离她那么近,死亡的滋味让这个小女孩儿吓得胆儿都破了。

金熙握住她一只手有些不耐烦了:“好了,这不没事了。”都安慰了老半天,怎么还老哭个不停的啊,女人就是麻烦。

李昭仪有些委屈,却也是咬着唇不敢再哭,毕竟是年纪小不经吓啊。

“母后,你也别怕,朕已经吩咐人查了,料想刺客也不想再来,母后你就安歇吧,等明儿个早上再问这事。”

太后还是不放心,只不过却是压下心中的惊涛骇浪:“那皇上和昭佼便先下去。”一会得让人好生地加强保护啊,刺客来得那么的突兀,几乎就要得逞,惊得她眼皮直跳。

花容失色的李昭仪还是跟着皇上出去了,小手儿紧抓着皇上的手不放,金熙一回头看着她又哭哭啼啼的,心里一烦:“你别哭了行不行,丢不丢脸啊。”

“皇上,臣妾,臣妾。”

他硬是扯开她的手:“别跟着朕。”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